•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亲情文章

父母那互相嫌弃的爱情

时间:2020-05-27 09:41:40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210   评论:0
内容摘要:  一    父亲和母亲是相亲认识的,那时父亲是镇上小学的民办教师,而母亲是村里的“铁娘子”队队长,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能干。    两个人见了一次面就定了终身。结婚时,村里人都说他俩是最般配的,一个能文,一个能武,两人性格互补,绝对的“郎才女貌&......

  一
  
  父亲和母亲是相亲认识的,那时父亲是镇上小学的民办教师,而母亲是村里的“铁娘子”队队长,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能干。
  
  两个人见了一次面就定了终身。结婚时,村里人都说他俩是最般配的,一个能文,一个能武,两人性格互补,绝对的“郎才女貌”。
  
  可是,结婚以后,面对生活的柴米油盐、鸡零狗碎,才发觉,所谓的般配,也仅仅只是别人看上去的般配而已。
  
  从我记事起,父亲和母亲生活的主旋律永是吵架,大吵不断,小吵更是家常便饭。
  
  父亲从小喜欢读书,祖父母宠爱他,便让他一心读书,很少参加劳动。所以,父亲虽然见多识广,但对地里的农活却一窍不通。记忆中,父亲每天早上穿上他心爱的中山装,把自己收拾得体体面面,干干净净的,然后提着一个印着红色“奖”字的公文包,骑上自行车就去学校了。
  
  而母亲却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因为家里兄弟姐妹多,七八岁就下地干农活,所以,一直没进过学校。认识的几个字还是从“识字班”里学来的。母亲这一生最热衷的就是下地干活。
  
  记得我上小学时,有一天早上,父亲从他包里拿出一块香皂,洗脸的时候还给我也擦了一点。香皂的茉莉清香味瞬间弥漫了整个院子,我们爷俩正兴奋着呢,突然身后传来母亲唾弃的声音:“真是臭美,你看看全村有谁家洗脸用这玩意,干活不行,就会烧包。”
  
  本来很高兴的父亲,立马就变了脸,他鄙夷地瞥了母亲一眼,说:“你懂什么?这叫讲卫生,人家城里人都用这个洗脸。你除了会出蛮力干粗活,还会什么?土老帽!”母亲被父亲反问得哑口无言,气得一跺脚,就扛着锄头下地了。
  
  父亲看不上母亲的粗糙,母亲看不惯父亲的矫情。用现在的话说,他俩应该就属于三观不合的那种夫妻。
  
  从小到大,我和弟弟就是在父母每日的争吵拌嘴中长大的。
  
  有一次,父亲和母亲又因为一件小事吵了起来,父亲生气走了。我和弟弟怯怯地走到母亲的面前,我问母亲:“妈,您和我爸天天吵架,互相嫌弃,你们为什么不离婚呢?”
  
  没想到母亲抄起旁边的笤帚疙瘩就打了我屁股一下,吓得我俩撒腿就跑了。
  
  自此之后,我再也不敢在父母面前提“离婚”两个字了。
  
  二
  
  长大以后,我和弟弟各自有了自己的工作,也有了自己的家。在家陪父母的时间越来越少,但我们还是时常会接到父母的电话,不是父亲控诉母亲不讲理,就是母亲抱怨父亲越老越固执。
  
  放下电话,我会想,父亲和母亲这一辈子除了互相嫌弃,相看两生厌之外,可能再无其他了吧。
  
  有时候我就想,父亲和母亲这样天天吵吵闹闹,也不离婚,怎么就不厌倦呢?
  
  弟弟有了孩子以后打电话给母亲,想让她去照看孩子。
  
  那天接完电话,母亲本想和父亲商量去不去的问题,可还没等母亲开口,没想到父亲竟一边摆手一边坏笑起来。
  
  他兴高采烈地对母亲说:“你不用说了,我都听到了。你赶快去看孙子吧,正好让我一个人在家过几天清净的日子。被你折磨了大半辈子,现在终于可以摆脱你了!”
  
  父亲的话,让母亲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后来,母亲还在我面前吐槽父亲,说他太没良心了,自己一辈子吃喝拉撒地伺候着他,到最后还遭他嫌弃。
  
  弟弟本来是打算让老两口一起过去的,没想到父亲的那一席话惹怒了母亲。母亲死活不同意让父亲同她一起去,母亲赌气地说:“让他一个人在家过吧,我倒要看看没有我,他能活得多逍遥自在!”
  
  母亲决定一个人去弟弟家了。但母亲走的前一天晚上,父亲竟破天荒地为母亲收拾行李,他将母亲四季的衣服都收拾好,然后从包里拿出刚买的一对羊绒护膝放到箱子里。怕母亲犯胃病,他还默默地在箱子里放了几盒胃药。
  
  父亲和母亲分居两地以后,我的生活突然安静了许多,因为再也听不到他们的争吵了,也没有人在我面前告状了。
  
  我曾想,也许父亲和母亲可能真的不适合生活在一起,这样各不相扰,岁月静好的生活才是最幸福的。
  
  但每次我回家看父亲的时候,他都会问我:“你妈在你弟那边怎么样啊?”
  
  我反问他:“你想知道,干吗不自己去问问啊?”
  
  父亲总是狠狠地瞪我一眼,然后就不搭理我了。
  
  三
  
  今年五一,带母亲去做乳腺结节手术,本来以为就是一个小手术,没想到病理结果显示肿瘤是恶性的。
  
  当医生告诉我们,母亲得的是乳腺癌,需要做全乳切除手术时,高大魁梧的父亲当场瘫坐在医院的楼道里。母亲三个多小时的手术,父亲一直在手术室外痛哭流泪。
  
  医生说,进一步的病理结果要一周后才能出来,只能等结果出来,才能做下一步的治疗方案。
  
  手术后的母亲要在ICU待12个小时。
  
  那晚我陪父亲在医院守着。我强忍难过,安慰父亲一定要振作起来,不能自己先垮下来,毕竟接下来我们要陪母亲共同抗争病痛的折磨。没想到听了我的话,父亲竟如孩子般号啕大哭起来。
  
  我没想到父亲会如此伤心,因为从小到大,在我印象中,父亲对母亲总是一种嫌弃讨厌的态度,从未流露过半点温柔。我也没有见过父亲如此在意母亲。
  
  父亲说:“为什么得病的是你妈,我情愿这病痛搁在我身上,要是你妈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没法活了!”
  
  我有些置气地说:“你赶我妈走的时候,也没见你那么在乎她。你不是说你早就想摆脱她了吗?”
  
  没想到听了我的话,父亲竟停止了哭声,他抹了一把眼泪抽了一下鼻子,然后平静地对我说:“你懂什么?我那是故意说狠话气你妈的,要不然她肯定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老是惦记着我,在你弟那也不安心好好吃饭和睡觉,三天两头想往家跑。”
  
  我不解:“既然怕我妈惦记,为什么不一起去我弟家呢。”
  
  父亲却说:“看孩子本来就不是轻松活,我去了不但帮不上忙,还给你妈多个累赘!”
  
  我无言以对,原来父亲的心底一直是为母亲着想的。我恍然觉得,面前站着的父亲不是以前的那个父亲了。
  
  把母亲从ICU接出来以后,父亲坚决让我们去上班,说他一个人陪着母亲就好。
  
  我不放心,每天都会来医院看一趟。然后对父亲左右嘱咐,怕他照顾不好,怕他控制不住脾气再和我妈吵起来。
  
  没想到,有一次趁父亲出去的时候,母亲却悄声地对我说:“你以后别总对你爸指手画脚的,他就是平时嘴上不饶人,其实背地里对我照顾得特别好。你不要老是说他了。”
  
  我故意反问道:“你不是很讨厌我爸的嘛?怎么还替他讲情了?”
  
  母亲却说:“谁说吵架就一定是讨厌对方啦?”
  
  有一次,我去医院,在病房外看到父亲正用毛巾为母亲擦脸,边擦边说着什么,母亲还忍不住跟着微笑了起来。这样温馨的场面,是我第一次见到。
  
  我突然有些感动,因为我一直以为,此生父亲和母亲的感情不是在嫌弃中冷漠就是在吵架中灭亡,永远不可能出现幸福祥和的那天。
  
  四
  
  以前,我总以为父亲和母亲之间除了互相嫌弃之外,是根本没有爱情的。现在,我突然明白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是欢欢喜喜的样子。
  
  原来爱情也有很多种,一辈子相濡以沫,相敬如宾是爱情;一辈子不争不吵,你侬我侬是爱情;还有像父亲和母亲这样的表面互相嫌弃,但心底里却互相惦记的也是爱情
  
  也许世间的爱情原本就没有固定的方式,很多时候,对方在以自己的方式来爱你,而你却恰巧理解了他的深刻用意,这一场婚姻就算圆满了。
  
  就像父亲和母亲的爱情:对方嘴里的嫌弃,其实藏着心里的疼惜。别人看见的只是嫌弃,其实他们却是在用互相理解的方式相爱着。  


版权声明:


1、本网站发布的文章为网络搜集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谢谢!

2、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3、本网站一直为广大读书爱好者提供免费阅读平台。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标签:爱情  父母  互相  嫌弃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婆家娘家在一家
相关评论

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我爱文章网 版权所有

  新ICP备1900003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