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生活随笔

画爱情

时间:2019-09-20 11:16:45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234   评论:0
内容摘要:  爱情如花,是否一定要有眼泪的浇灌?我不知道,也不去想。只是择对了季节与气候的植物,总会开得无边无际。    那天辛田显然是醉了,我敲了好久的门,才听见他踉踉跄跄地来开门。他站在门口看了我半晌,方认出来:“咦,是你,莫向心?”    他乱发如蓬,酒气熏人......

  爱情如花,是否一定要有眼泪的浇灌?我不知道,也不去想。只是择对了季节与气候的植物,总会开得无边无际。
  
  那天辛田显然是醉了,我敲了好久的门,才听见他踉踉跄跄地来开门。他站在门口看了我半晌,才认出来我:“咦,是你,莫向心?”
  
  他乱发如蓬,酒气熏人,我叹口气:“亏你还认得我,不然我真不敢相信,你就是那个以一幅《月光谢颜》获得校际大奖的江辛田了。”他的脸蓦地一红,就知道,我刺到他的痛处了。
  
  大学时代,辛田是艺术学院著名的风流才子,他的画及他的不羁同样知名。我却是工学院罕有的几个女生之一,也写点乱七八糟的东西。两个不相干的人,偶然的一次接触,是他获奖后,我以校报记者的身份采访他。
  
  画室墙上,四周皆画,其中有多幅是同一个女子。我认得,那是他的女友谢颜。坐着的,站着的,横躺着的,牛花微笑的,满天繁星下的,都有着一样的脸容,柔弱地、静寂地面对画外的大千世界。
  
  我问:“你每一幅画都是同样题村,不觉得太单调吗?爱情并不是生命中的惟一。”
  
  他答:“却是最好的。教室、食堂、寝室三点一面的生活是闭塞的;课堂上日复一日重复同样的教材是枯燥的。只有爱情,给了我们自由驰骋的机会,让我们知道何谓广大。”
  
  “不,”我坚持,“世界广大,爱情却狭小”。
  
  他淡淡地说:“如果你觉得爱情狭小,那是因为你不懂得艺术,也不懂得爱情。对不起,”他握笔在手,神态冷淡,“我要作画了。”
  
  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转身就走了。
  
  此次前来,我已经毕业多年,初入广告界,急需一个要价便宜而又能画的人,旧日恩怨不值一提,才又辗转找到辛田。
  
  我只看了一眼屋子,就倒吸一口凉气。满地狼藉,空酒瓶七歪八倒到处都是,除去屋顶墙,就是一个现成的垃圾堆。我想起朋友说的话:他毕业后分到画院,倒也画了些东西,然而时代剧变,没有买家也没有知音的职业寂寞地支撑着。而自从谢颜离开他之后,他开始喝酒了。
  
  我实在受不了那气味,径直走过去把三扇窗都开得最大,阳光和风争先恐后地扑进来,吹落桌上的几张纸。我捡起来,都是些草稿,没有一张完成的,有些只是寥寥几笔,却仍是每一张都记着谢颜的影、谢颜的笑。我一直觉得,他们是我见过的最浪漫的情侣。只是,象牙塔里的爱情,如何经得起现实的冲击?我轻轻放回画稿——那该是辛田的黄金时代吧,然而那时的阳光早已过去了。
  
  听完我的来意,半晌,辛田才迟钝地说:“对不起,我可能没有心情……”
  
  我打断他:“你不需要心情,你需要钱,至少能保证在谢颜回心转意的时候,你还不至于饿死的钱。”
  
  他眼神一直,有一刹那我以为他会拍案而起,然而他还是慢慢低下头去:“我没画过广告广告也不算艺术……”
  
  我失笑:“江辛田,广告不算艺术,你画得出来吗?”
  
  他只是摇头。我不信他真的药石无效,趋前蹲在他身侧,轻声唤:“辛田,谢颜为什么离开你?”他全身震颤,我知道我的残忍,却不能不说下去:“如果你有了钱,谢颜还会走吗?广告是很赚钱的。”我起身,把文件放在桌上,“你想一想给我答复吧。”
  
  在我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辛田叫住我,迟疑地、恍惚地、却是决绝地:“我愿意接。”
  
  合同签了,然而在约好的日子,我在画室等了40分钟尚不见他人影。闯到他寝室一看,比上次还乱,辛田醉醺醺地倒在床上睡着了。




版权声明:


1、本网站发布的文章为网络搜集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谢谢!

2、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3、本网站一直为广大读书爱好者提供免费阅读平台。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相关评论

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 2012-2018 我爱文章网 版权所有

  新ICP备1900003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