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爱情文章

拿得起的爱,放得下吗?

时间:2019-09-15 19:18:36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219   评论:0
内容摘要:  一    这个冬天有些干冷。周末,突然下起了初冬的第一场雪。    我生长在杏花春雨的江南水乡,从小就喜欢斜风细雨的浪漫。22岁大学毕业那年,我随安源来到北京,一住就是三年。   &em...

  一
  
  这个冬天有些干冷。周末,突然下起了初冬的第一场雪。
  
  我生长在杏花春雨的江南水乡,从小就喜欢斜风细雨的浪漫。22岁大学毕业那年,我随安源来到北京,一住就是三年。
  
  北京是我居住的第一座北方城市。我在迁居北京之后,开始喜欢北方的冬天。我喜欢被白雪覆盖了的城市,没有灰尘,没有肮脏,没有风沙,只有洁白。那是一片童话世界。
  
  走在冬雪的清晨,我想起我读过的一首诗:“我躺在我们的床上,床单很白;我看着我们的城市,城市很脏。”
  
  我陷入沉思。安源习惯在我沉思冥想的时刻,从我的身后袭击我,我也习惯了他从身后拦腰抱住我的感觉。
  
  当初大学毕业,我极力劝说他留在江南,我们可以在细雨纷飞的时节撑一把花纸伞去雨中漫步。安源说北方的冬天有厚厚的雪,我们可以一起手牵手去踏雪寻梅。我耍赖说,南方人怕冷。安源把我紧紧地拥在怀中,在我的耳边说,我的怀里四季如春。
  
  在北京生活的第一个冬天,第一场冬雪刚下,我就全副武装地随安源跑到屋外的雪地上堆雪人。那是我们在北京共同度过的惟一的一个冬天。
  
  第二年秋天,安源就被单位选派到美国去读MBA。我成了留守女人。
  
  安源走后,我仍一个人居住在这套一居室里。我和安源没有办理正式的结婚手续,所以我连陪读的份儿也没有。再说我是个独立性很强的人,在国内有自己的天地,大可不必为了出国、为了安源、为了陪读去要那一纸婚书。对于形式上的东西,我向来不屑一顾,何况安源的父母从来就不曾接纳过我这位“外来儿媳”。
  
  他的父母一心指望他能娶个北京姑娘做媳妇,可他偏偏选择了户口、工作均不在京的我。我也是为了他为了我们的爱情才放弃了江南稳定的工作和优越的家境。安源为了和我在一起,毅然地从家里搬出来租了这套房子与我同住。为此,我对安源一直心怀一份感动。
  
  那一晚,我伏在他的怀里,紧紧地贴着他,心里暗想,我将爱这个男人一辈子。
  
  二
  
  安源去美国两年了,我们之间的书信联系和每个周末的电话之约从未间断过。
  
  这个周末,我谢绝了同事们的邀请,放弃了和巧巧去英东游泳馆游泳的机会,闭门在家等候美国长途。
  
  一分一秒有感知地从我的心尖上滑过,失望开始一点点地蚀骨。我忽地深刻体验到一种叫做寂寞的感受。25岁的成熟女人,有爱情滋润着,不应该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我翻看安源给我寄回的情书,一遍遍地品读。见字如见人。我是含笑地读着情书入睡的。躺在长沙发上,身边是一页页的信。
  
  醒来已是上午九点。昨晚安源失约了,这可是第一回没有等来他的电话。
  
  我拿起电话。
  
  美国该是晚九点钟,安源肯定会在。长长的电话铃响,没人接听。我不甘心,又拨了一遍。一个悦耳的女声,说安源正在洗澡,让我等一会再打电话过来。
  
  我一愣,拿着听筒不知该说什么。对方挂断了电话。
  
  我的脑子里一片混沌。待我从沙发上跳起来,我知道事情不妙。我和安源同居两年,我太熟悉他的生活习惯。他总是在和我做爱前洗澡。我开始坐立不安。我全身乏力地跌坐在沙发上,脸红一阵青一阵。我怀疑是不是我听错了。安源怎么会在国外又有了别的女人,这不可能。他说过他会爱我一辈子的呀!


版权声明:


1、本网站发布的文章为网络搜集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谢谢!

2、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3、本网站一直为广大读书爱好者提供免费阅读平台。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相关评论

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 2012-2020 我爱文章网 版权所有

  新ICP备19000030号-1